在下只是個渣渣(・Д・)ノ

非常可惜,沒有

[all路平]rebellion 01

ABO架空,路平O 慎入
我已經不知道這是什麼paro了。
作者有病。
名字毫無意義。
Ooc是絕對的,嚴重
真·小學生文筆,或許已經退化成幼稚園文筆了
慘不忍睹的毫無劇情
短小
再次強調ooc的嚴重
跪求,批評
再次強調ooc


一切都ok就..看吧

求批評!!




“就是這樣。”
西凡坐在沙發椅上,前面是一張正方形的木桌。木桌上有著淺淺的刮痕,一塵不染的桌面卻體現了整理桌面的人負責的程度。木桌的另一邊是一臉認真的路平,除了偶爾的點頭以外並沒有任何其他動作認真的聽完了西凡的話。
“簡單來說,就是把那位大小姐抓回來就行了吧?” 莫林嘴裡叼著狗尾巴草,對這件事似乎不怎麼感興趣。微微皺著的眉頭顯示出了他的心情。
“不是抓,是『請』” 西凡在最後請一字加重了音,張揚著禮儀的重要性。即使萬般無奈,礙於對方的身份也不得失禮。
“感覺很麻煩。” 莫林嘆了一口氣,拿起好幾顆咖啡糖一股腦兒的倒進了剩下不超過半杯的咖啡裡。攪了攪,確定均勻後便喝了一大口。
“哇嗚!好甜!” 他嫌棄似的吐了吐舌頭,所幸沒將咖啡吐出來。
雙手環繞在胸前靠在牆上的蘇唐忍無可忍,向木桌走了過來。低跟皮鞋踩在地上發出了咚、咚的規律聲響,長髮也在身後晃動。屬於女性Alpha的訊息素在她周圍環繞,帶有攻擊性的蘋果味朝莫林襲來。不過正因為莫林是對訊息素頓感的beta她才會肆無忌憚的散發訊息素。反倒是一旁同為alpha的西凡皺著眉頭,即使不是針對他但alpha對alpha的訊息素有著本能的厭惡。她一拳砸到了莫林頭上,他吃痛的撕—了一聲捂著了腦袋。
“叫你加那麼糖。” 她嘆了一口氣,右手揉了揉太陽穴 “下次買糖用你工錢啊。”
西凡乾咳了兩聲提醒蘇唐他才是管理財政的。
——不過於公於私,在扣莫林工資這方面他都不會有太大的意見。
他露出了淺淺的笑容,眼神不自覺看向對面的路平。只見路平眼睛盯著紋路交錯的桌面,思考著什麼。
“路平,” 他聽見自己這麼說,語氣帶著笑意 “有什麼問題嗎?”
路平點了點頭,不知何時戴上的耳機微微晃動。他拆下了耳機,將其收在紅黑交錯的盒子裡。那是他來到摘風後拿到的第一個生日禮物。那時摘風偵探社不如現在的小有名氣,可以說是默默無名。即使這樣,也依然過的很幸福。
他在來到摘風之前,從未有生日一說。

“柊小姐是一位擁有一定戰力的強勢女性。” 路平臉色不變,淡然的說“在委託人來找她時卻是『一把鼻涕一把淚哭著不肯離開』。” 他引用了委託人誇張的說法,將問題指了出來。
“聽你這麼一說..” 西凡也發現了問題,剛才只忙著記錄一切線索卻忘了探討其中的問題。
“的確。” 蘇唐點了點頭,捏了捏鼻樑的位置。
——事情似乎更加麻煩了。
“恐怕,疑點不只這個吧?” 蘇唐接著問道。
路平點了點頭,喝了一口水後繼續說道
“當時柊小姐說了『我不走!如果我走了—我絕對不要!』” 本應該帶著強烈情緒的話語,由路平平靜的語調說出有些可笑。看,莫林都在旁邊咬著下唇忍笑了。可他本人並沒有意識到這點,只是面無表情語氣平淡的繼續
“她和委託人的關係並不僵硬。委託人也明確表示她身上並沒有任何損傷。”
“這點我也有注意到。” 西凡閉上了雙眼,點頭。屋裡原本被蘇唐和莫林弄歡的氣氛一瞬間沉了下來。
“依那位小姐的動作靈活度..的確。”
“再來就是她的反應。”
“再加上委託人的描述加上地點來看恐怕—”
“類似於毒品吧。” 蘇唐接上。
兩人轉向莫林。被兩人盯著的莫林有些不自在,往後向椅背靠了更近一些。
“你對毒品有研究?” 路平跟著轉頭,雙眼盯著莫林的雙眼。莫林被他盯的耳根微微泛紅,隨後才反應過來連忙反駁
“我是藥劑師不是研究毒品的!”
“喔。” 路平非常直接的回答 “我知道了。”
——這種耿直的態度,完全討厭不起來啊。
“別告訴我你對毒品完全沒有研究,我可不信。” 西凡清冷的聲音打斷了兩人之間隱隱約約冒著粉紅泡泡的氣氛,盯著莫林的雙眼中帶著有些幼稚的敵意。卡薩布蘭卡花味的alpha訊息素向(情敵)莫林發出警告的意味,即使對訊息素頓感的beta也感到了稍微的不適。

女性的心思一向都是緊密的,包括對氣氛的認知和直覺。蘇唐雖十分男子氣概,但本能中還是有著屬於女性的敏銳,更不要說Alpha對訊息素的敏感度了。她笑了笑,緩緩開口
“先將委託處理好吧。” 她露出了爽朗的笑容,語氣歡快的說 “我們這個月的房租可是落在這上頭了。莫林你到底能不能辨識毒品?”
——對了,我最重要的人可不會如此容易的讓你們追到!
最後一句她沒說出來,可是有些人心知肚明。
然而,在這裡愉悅內鬥的幾人,完全沒有預料到不久後即將到來的強大外敵。
“呃..” 莫林一時間愣住。
“時間不多。”沈默了一會的路平再次開口搖頭,彷彿剛才alpha的訊息素絲毫沒有影響到他。身為omega他對訊息素卻是堪比beta的遲鈍,就連發情期到來也未必影響的到他。和beta唯一的不同大概是,他的訊息素對alpha有著吸引力。
莫林砸了砸嘴,將嘴裡的狗尾巴草扔進了垃圾桶裡。聳了聳微微痠痛的肩膀,開口
“只是簡單的分辨的話,應該是沒問題的。”
“那就足夠了。” 西凡回答道。
蘇唐率先從椅子上站了,繞到椅子背後後將手搭上椅背。她嘴角上挑,似笑非笑。
“散會。30分鐘打理自己準備外出的背包。記得帶好工具,35分鐘後我會開車過來接你們。” 她抬起了右手,甩了甩 “誰敢遲到,就準備吃我一拳吧。” 爽朗的笑了,讓人認為她是在開玩笑。將椅子推回原位,轉身離開。
三人也站了起來將椅子歸位。有吃喝的去洗餐具,沒有的則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開始整頓。

35分鐘過後,沒有任何一個人遲到。而摘風偵探社的門外停著一台銀色的休旅車。窗戶打開,露出的是蘇唐的容顏。
蘇唐坐在駕駛座上,身上穿著一件黑色的長版A行T-shirt外面套著紅色的夾克。而下半身則是修身的黑色緊身褲。
路平熟練的打開了副駕駛座的門跨了進去。他身上是一件黑色的帽T和緊緻的牛仔褲。身後背著一個黑底紅拉鍊的背包。
西凡和莫林則坐在後座。西凡穿著一件襯衫、深藍色的毛衣背心和灰色西裝褲,鼻樑上是金色細框的平光眼鏡。
莫林穿著深藍色的低領長袖上衣外面套上黑色的高領背心外套加上有些寬鬆的黑色長褲。
除了西凡,每個人的搭配都挺合群的。

坐定位發動車子後,第一個開口的是西凡。
“為什麼你開的是我的車這點我也就不過問了..” 他嘆了一口氣,接著說 “等會我會先在那家酒吧下車,路平和莫林繞到背後的餐館在下車。蘇唐則繞到500公尺外的停車場停車後等待15分鐘再步行過來。”
他視線環繞,淡淡的確認了一聲
“沒問題吧?”
三人點頭示意,不久後便停在了酒吧對面的公園。西凡開門,走下了車。而蘇唐則快速的將車開離。

西凡下了車後便走進雜亂不堪的酒吧,同性或異性在一旁奔放或內斂的相互調戲。訊息素大肆宣揚,對Alpha來說無疑是刺鼻的。但此處的Alpha不僅沒有出現不適的現象,甚至還在Alpha和Alpha進行調情的狀況。雖然不是沒有AA戀,但大多數不會出現在酒吧這種地方。畢竟,Alpha的佔有慾可不是玩笑啊。
——不對勁。
西凡盡量平穩自己的呼吸,忍著不適的感覺持續前進。有幾位Omega釋放出了一些訊息素向西凡搭訕,但都被他緊咬著牙關拒絕了。有一些自認無趣聳了聳肩轉頭離開,也有幾位不甘心的放大訊息素挑逗。毒蛇般的訊息素纏繞在Alpha理智的邊際,吐出誘惑的果實。而Alpha則以名為理智的步兵將其驅逐。
多次挑逗無果,Omega也只能不甘心的離去。再無Omega纏著自己後,西凡加快腳步試圖以最快的速度離開酒吧的第一區,這最為淫/亂不堪的一區。

而另一邊的莫林和路平則是在餐館點了兩盤炒飯和紅茶打太極。在確認時間差不多後將盤子疊起,付錢。之後莫林從廁所的矮窗跳了出去後以最快的速度在巷子裏奔跑,將酒吧的後門打開後溜了進去輕輕的帶上了門。路平則是維持著快步走到了酒吧附近,隨時準備闖進去痛毆人。
他從眼角看見了蘇唐後沒轉向她,只是向酒吧二樓窗戶點了個頭。蘇唐也沒看向路平,只是聳了聳肩。他們知道對方理解了自己的意思,那是屬於他們的默契。
『走了。』 在蘇唐轉向酒吧門口前做出了這兩個字的唇形,從別人看來就只是在自言自語。但路平知道她是在和自己說話,淺淺的點了個頭後戴上耳機向莫林奔跑過的巷子繞去。



TBC.




求批評!!!

评论(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