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只是個渣渣(・Д・)ノ

非常可惜,沒有

ooc的蘇路蘇小段字




蘇唐永遠記得第一次遇見路平的樣子。

**

蘇唐在完成不斷重複的枯燥工作後一次次經過警備鬆散的房間,或許是因為從來沒人敢闖進去。

可能是少女叛逆的心理作祟,她在不知道第幾次完成工作後開始打起了溜進房間的主意。

她湊近了鐵門,瞪大了眼盯著門,生怕錯過了什麼。
這一看下來,唯一一道可見的防線是門上早已生鏽的鐵鎖。

蘇唐有自信能將鎖打碎,可早已能夠獨立思考的她卻對後果猶豫不覺。
因此蘇唐決定實施在她看來最穩妥的方法,偷鑰匙。

—如果沒猜錯,鎖恐怕就在那位身上吧?
蘇唐想起了負責監督她工作的那位先生。

**

或許是拜好運所似,蘇唐真的偷到了鑰匙,

她看著手中的銀色鑰匙,有些恍惚。
—偷到了。
—真的,成功了。

蘇唐拿著鑰匙站在門前,心中響起了猶豫的聲音。
—這樣真的好嗎?
—萬一被發現了..
—萬一裡面鎖著的是什麼怪物..
—萬一...

她足足思考了好幾分鐘,而這代表她浪費了原本就短暫的休息時間中的好一部分。

意識到這點的蘇唐,咬著牙下定決心。
—不管了,反正都拿到了鑰匙就先開門吧!


蘇唐將鑰匙插進孔裡,輕輕轉動。
此時的她雙手不斷顫抖,薄衣也被冷汗浸濕。

她閉上了雙眼,像做了什麼偉大的決定一樣推開了門向前踏了一步。

蘇唐已經做好面對任何危險的心理準備,可遲遲都沒有聲音發出。


蘇唐疑惑的睜開了雙眼,而映入眼中的景象卻令她難以忘懷。

被鐵鍊纏繞著的瘦弱少年癱倒在地,緊緊閉著的雙眼使他顯得更加脆弱。烏黑的短髮灑在骯髒的地板上,卻有著墮落的美感。


幸好蘇唐的雙手嗚住了自己的嘴,否則即使是輕聲尖叫也必定會引來其他人。


蘇唐不敢靠近,在猶豫是否要離開時那名少年睜開了眼。

『你是誰?』
少年的雙唇緩慢的開合,試圖讓蘇唐理解他在說什麼。

蘇唐想出聲回應,但意識到狀況後學習少年使用唇語。
『蘇唐。你的名字是?』

『不記得了。』少年有些無所謂的回應。

蘇唐想在說些什麼,卻意識到自己的休息時間就快要結束了。
她還沒道別,就見路平快速的說
『趕緊回去吧。』

蘇唐點了點頭,向他揮手道別。


**

再一次見到路平,是許久以後的事了。


對蘇唐來說,許久的準確概念她是無法表達的。

重複的每一天使她難以感受到時間的流逝。頭髮長了、長高了、衣服穿不下了等等微不足道的小事是她能夠意識到時間確實在前進的唯一方法。


再一次見到路平時,蘇唐還是恍惚的。

不知組織做何打算,竟讓蘇唐偶爾去和路平相處。但還是有許多限制,不得有過於親密的接觸、不得攜帶外食等等...

蘇唐再一次見到路平時,曾經纏繞於身上的鎖鏈已不在。

她看著與彼時沒有太大區別的少年,下定決心有朝一日要將她所知道的世界,與他分享。






tbc?end?


分分秒秒被原作打臉的節奏啊,算了反正只是隨便寫的..(挺屍

评论

热度(6)